从彩云之南到京西林场,从东非草原到亚马逊热带雨林……今年15岁的陈雁之,已到访过国内外许多地方探索野生动物。

目前,她已观赏过1500多种鸟类。她是 “北京雨燕保护计划”的“雨燕大使”之一,曾为潘石屹在内的一众企业家讲述雨燕的迁徙路径、分享雨燕保护的想法。

红外相机的绑带已被树干上的桃胶黏住,陈雁之夹断铁丝和一次性钢丝铅封锁后,使劲拽了几下,终于将相机撤下。

查看相机存储卡如开“盲盒”

据介绍,紫禁书院·广州分院融合故宫文化和本土岭南文化,设置了“三希堂”、“紫禁学堂”、“四库馆”、“紫禁大讲堂”、“文创展示区”等5大功能区域,收纳故宫经典书画、器物、古籍藏品(1:1仿造)以及文创产品等,还将联手故宫专家打造系列讲座。

在城区中寻找兽道并非易事

她亦总结了一些“拍兽心得”,“深山里,野猪、狍子会很多,豹猫也有,但较少;野鸭湖、密云水库的豹猫较多;奥森的喜鹊特别多,拍到的80%的影像都是喜鹊,黄鼠狼、刺猬也不少。”

“野生动物当中,是最喜欢鸟类吗?”记者问陈雁之。

陈雁之拿出一把钳子,干脆利落地将钢丝铅封锁夹断,随后又用螺丝刀拧开机身上下两颗螺丝,取出SD存储卡。关翔宇携带了笔记本电脑,帮忙将SD卡上的数据拷贝到电脑里,“一般拷贝之后,就会把卡再插回去。”

故宫出版社总编辑刘辉表示,通过独特的人文空间营造,多层面的文化展示交流,紫禁书院·广州分院将构筑起一个立体的、体验式的文化传播交流平台,形成一个具有影响力和强大文化输送能力故宫文化传播交流基地,成为各地文化传播网络中一个重要的辐射点。

一台红外相机被铁丝固定在隐秘的角落。机身顶部贴着“科研设备,内有定位”的白纸黑字标签。

陈雁之一边查看手机地图上的标记红点,一边在前面引路,时而停下脚步东张西望,如林下的动物,在定夺走哪条道路,“这里太大了,很容易迷路。”

陈雁之(右)和关翔宇(左)、“小虎”(中)正在观看红外相机导出的图像。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每一次收集相机数据的时候,陈雁之如同在拆玩偶“盲盒”,“你永远都不知道打开的数据卡里有哪些意料之外的神奇动物。”

被吹动的草木、突然射入的一束阳光、闯入的兽类、途经的游客,都有可能触发红外相机拍摄。触发频率越高,电量消耗越快。未被触发的时候,相机处于“待机”状态。

终于抵达“荷花池”畔的相机点,陈雁之拎着她的“小叮当口袋”,来到一棵树下。“小叮当口袋”中装有钳子、米尺、枝剪、铲子、塑料管(收集标本用)、相机SD卡卡盒、一次性铅封锁、五号电池、铁丝等红外相机的“贴心伴侣”。

具有10年的观鸟龄关翔宇是奥森公园的常客,他常常来此观鸟,但若不看地图,他亦无法全部找到这5个定位点。行至某水岸边,关翔宇忽然发声,“看!有几只小 。”话音刚落,陈雁之赶忙抬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

同时,作为城市公园,奥森每日人类的足迹遍布,掩盖了动物的踪迹,“兽道非常不明显。”红外相机亦经常受人为因素干扰,“之前在杏林那边放了一台,结果没怎么拍到吃杏的动物,却拍到900多张不同的摘杏的人。”看到成片时,陈雁之有些哭笑不得。

有一年夏天,执迷于在野外观鸟的陈雁之被蚊子咬了100多个包,于是她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小蚊子”,“当时想,它们看到我这个‘同类’应该就不咬我了,结果还是被咬得很惨。”采访当天(7月7日),陈雁之身着短裤,收集数据时神情异常投入。待查看完最后一个相机后,她才反应过来,腿上、胳膊上已被蚊子叮了10多个包。

当日,故宫博物院原常务副院长王亚民就《故宫文化融入当代生活——以故宫博物院文创为例》主题发表演讲。从故宫馆藏品到文创转换,再到线下文旅项目延伸等方面,王亚民一一进行了深入浅出的阐述。他表示,故宫博物院馆藏品达186多万件套,这是中国人值得骄傲和自豪的文化底蕴。故宫文创从这些文物中汲取元素,充分研究当代生活方式,创新转化,形成亲和、立体的多层面故宫新IP,让传统文化看得见、摸得着,彰显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光辉,也成为提升当代人生活质量的核心文化力量。

2018年假期,陈雁之又飞赴南美洲的厄瓜多尔、亚马逊热带雨林观鸟。从北京周边,到世界各地,陈雁之已见过1500多种鸟。“国内去过次数最多的地方,便是云南了。”陈雁之说,拥有中国三分之二鸟种的彩云之南,她有幸去过5次。

本次公开征集将按以下程序进行:北京冬奥组委在官方网站发布征集公告;应征企业在规定时间内向北京冬奥组委提交《应征人意向函》及相关资质证明;北京冬奥组委向符合条件的应征企业发放征集书,应征企业在规定时间内提交应征文件;北京冬奥组委特许经营企业征集评审组对应征文件进行评审,并将组成考察组对特许生产商候选企业进行实地考察。最终确定的特许生产商中选企业将与北京冬奥组委签订特许经营协议。

这一次,她要收集奥森南园5台红外相机的数据。与她同行的还有项目志愿者之一、同校的三年级学弟“小虎”同学,以及为该项目捐赠了3台红外相机的“鸟类达人”中国观鸟会常务理事关翔宇。

于陈雁之而言,奥森公园的野生动物监测工作虽进行得不及郊外顺利,但她还是不厌其烦地在这个占地680公顷、绿化覆盖率达95.61%的“魔法空间”穿梭游走了无数次,走进奥森,仿佛便推开了一道隔在野生动物与人之间的大门。陈雁之无法抗拒。

7月7日15时许,北京室外温度达34摄氏度。戴着深蓝色遮阳帽的陈雁之再一次踏入这方“魔法空间”,这是她第3次前来采集红外相机的数据。

新财季业绩披露后,多家机构上调对阿里云估值至千亿美元以上,以科技公司定位重估阿里巴巴。高盛将阿里巴巴股价预期上调至315美元。分析师认为,阿里云是中国市场规模最大的云服务商,并保持高于追随者的增速,反映其强劲的增长动力和空间。

她可以是慢吞吞挪动的刺猬、机敏活泼的蒙古兔,亦可以是一闪而过的小黄鼬,“在一些茂密的树林里,林下会有灌木。但动物们不爱穿灌木,走得也累,它们通常会选择一些已经被其他动物踏过的小道走。”陈雁之称这类小道为兽道。

IDC数据显示,阿里云是中国最大公共云服务商,并连续四个季度实现市场份额增长,达到42.4%; 据Gartner报告,阿里云在亚太市场份额排名第一,2018年的26.1%上升至2019年的28.2%,接近亚马逊与微软总和。

动物的脚印、粪便、活动痕迹,均有助于她定位兽道。有时候,放眼望去,丛林中几乎全是密集的灌木,看不出有稀疏的可落脚之处。但陈雁之总能在灌木丛中用眼睛“开辟”出一条隐匿在树叶下的狭窄兽道,“如果我是动物,我会觉得这是一条更好走的道,之后发现一些动物确实走了这条路。”

陈雁之正在卸红外相机上的螺丝钉,以打开前盖,取出SD卡。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陈雁之表示,红外相机的拍摄模式可设为全照片、全视频或照片加视频。“像黄鼬这种移动较快的动物,照相模式经常捕捉不到它们的全貌。”她说,采集到的数据常常是一抹忽闪而过的长长光影。因此,要根据频繁出没动物的不同来设定、在每一次查看数据后,亦可做相应的调整。

“小徒弟”陈雁之亦自称“鸟疯子”,2017年1月,父母带她前往非洲东部的坦桑尼亚观赏动物,看腻了狮群、羚羊、长颈鹿等动物,团里的一名观鸟老师带领他们看各种飞翔的生灵,“太阳鸟、蛇鹫、埃及雁……”陈雁之说,那一趟非洲之旅,改变了她接下来几年、甚至一生的路。她对观鸟近乎痴迷。

多家机构在分析中认为,阿里云正在与钉钉形成协同效应,这将进一步扩大阿里云的发展潜力。 由此,高盛在最新报告中将对阿里云估值的市销率倍数从此前的8倍提升至10倍,进一步向亚马逊AWS的14倍靠拢。基于业绩预期和市销率倍数双双提升,高盛将对阿里云的估值提升至1238.13亿美元。

关翔宇提到,北京目前记录在案的鸟类有510多种,“新的鸟类发现在北京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主要是因为观鸟的人比以前多太多了。跟环境的改善也有一定的关系。”

北京冬奥组委表示,有意向参与征集的企业须于11月9日17:00前向北京冬奥组委提交《应征人意向函》及相关资质证明。(具体要求及程序以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官方网站发布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关于北京冬奥会特许经营计划面向集中安置残疾人就业单位征集特许生产商公告》为准。)

星河湾集团总裁黄健慧在揭幕盛典上也提到:“注重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与神韵,融入到星河湾的产品设计、服务理念与生活方式中来,并用最现代的产品语言、最先进的产业工艺表现出来,使之达到完美的诠释与演绎。这是一个企业,表达她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最高敬意。”(完)

她期待更多的城市居民能将野生动物视为邻居。

截至目前,阿里云在全球22个地域部署了上百个云数据中心,其中规划建设了5座超级数据中心,成为全国最大的数据中心集群。

紫禁书院·广州分院揭幕盛典现场。活动方供图

记者获悉,9月6日,“以文化致敬生活”暨紫禁书院·广州分院揭幕盛典在广州星河湾半岛举行。

合理利用就是最好的保护,传统文化需要在当下生活中找寻新的契合点。

故宫·紫禁书院2015年成立以来已先后与深圳、珠海、福州、武夷山等地合作建立了分院。2019年,故宫·紫禁书院牵手星河湾集团,在星河湾半岛引入广州首家分院。

如今,她发起了“我们身边的动物”项目,希望能通过红外相机,捕捉到潜藏于隐秘角落的神奇野生动物,影响更多的人去思考城市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

今年9月6日,紫禁书院·广州分院历时年余,正式在广州星河湾半岛揭幕,星河湾集团总裁黄健慧在盛典上接过由王亚民交付的印信,未来双方将携手以匠心与品质,共同挖掘中国传统文化在艺术、品质、生活方式中的独特魅力。

陈雁之正在查看手机地图,寻找红外相机监测点。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查看影像后发现,近两周半的时间,野猫、刺猬、黄鼠狼曾在夜间路过此台相机前方的小径。但陈雁之还是有一些失望,据她介绍,一般而言,近水的监测点都会“收获颇丰”,“在野鸭湖拍到过斑羚、野猪、豹猫等动物,豹猫比较喜欢水,它们要抓鱼吃。”

据介绍,2018年7月31日,特许经营计划正式启动。截至2020年9月底,已确定特许生产商27家,特许零售商61家,累计开设全品类特许零售店121家,在天猫平台开设“奥林匹克官方旗舰店”。高铁列车渠道零售商已在280余对高铁列车上进行特许商品零售,覆盖31个省级行政区。(完)

陈雁之说,人与动物的轨迹在奥森交织、擦肩。白天,这里是人的主场,人们从这里经过,在这里拍摄荷花、观赏风景。夜间,刺猬、黄鼬、流浪猫狗,在此处穿梭,“三周内,常客黄鼬在这里出现了8次。一些野生动物仍默默地生活在我们的城市,与我们的生存空间息息相关。”

陈雁之正在查看红外相机。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实际上,广州文化与故宫文化渊源深厚。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张荣在接受采访时说到,广州曾是清代重要口岸,各种材质的工艺品进贡到皇宫,如今不少都收藏在故宫博物院,例如牙雕、盆景、广作家具、珐琅等,这些文物在当时乃至今天都占据重要的地位。紫禁书院·广州分院落地,让故宫文化和岭南文化相互交辉,给予小孩子、年轻人了解中国辉煌的传统文化的平台,实现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

她说,项目目前还处在不断“试错”的过程。

“正常情况下,一台红外相机可以续航至少2个月。”为陈雁之提供过红外相机实地技术指导的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城市生物多样性恢复项目”的工作人员张棽介绍,红外相机又称红外触发相机,工作原理是接收热红外线的强度变化触发开关,“因此像绝大部分体温与环境温度相似的蛇、蜥蜴等并不会触发红外相机。”

每一次寻找兽道,陈雁之都会想象自己是一只小兽。

对陈雁之来说,在城市里搜寻兽道、拍摄兽类均非易事。较之郊区野外,城区的灌木丛相对稀疏,“以奥森公园为例,许多地方地上没有植物、全是干土,动物可以选择很多路走,因此架设相机很大程度上是在碰运气。有时候除了喜鹊,没有拍到其他动物。”

5月30日以来,陈雁之将14台红外相机分别架设在京西林场、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野鸭湖、凤凰岭四地,涵盖林地、城市公园、平原、湿地、山地等自然景观。截至目前,“我们身边的动物”项目共拍摄到含刺猬、西伯利亚袍、豹猫、野猪、黄鼬、雉鸡在内的12种兽类和13种鸟类。

2019年6月,陈雁之作为“北京雨燕保护计划”的“雨燕大使”之一,在项目启动仪式上,为潘石屹在内的一众企业家讲述雨燕的迁徙路径、分享雨燕保护的想法。

陈雁之今年15岁,是北京的一名初三学生。今年4月底,她发起“我们身边的动物”项目,通过筹款购买红外相机,放置在北京城区、郊外的兽道周围,绑在树上,“来记录观察这些野生动物,借用这些影像,直观地告诉人们:北京还是有许多野生动物的。”

红外相机导出的图像画面。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她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她选中的另外一棵树,将相机半拴在树枝上,调试了几次角度后,用铁丝将相机固定,确认SD卡已放回机身,再扣紧前盖,穿上一条新的铅封锁。

陈雁之想了想,咧着嘴笑道:“动物我都喜欢。”

让陈雁之感到意外的是,两周半的时间内,这几台相机的电量基本都未消耗。在“桃林”监测点,待陈雁之查看数据后,她决定移动红外相机的位置,“拍到的影像显示,动物经过前方那棵树的频率更高,那个位置拍摄的距离也会更近。”

在夜间,奥森是动物的主场